立即打開
“機長跳傘”背后,朱榮斌與陽光城的恩怨情仇

“機長跳傘”背后,朱榮斌與陽光城的恩怨情仇

2022年01月10日
在加入陽光城之后朱榮斌大幅買入與增持陽光城的股票,已經表明他自己主動與陽光城深度捆綁的決心與姿態。因此此番巨虧之下大幅減持“割肉”離職的決絕,同樣也表明了朱榮斌離職陽光城,不只是公司經營出現了重大危機,而是疊加了與實際控制人林騰蛟的重大分歧。而更本質的或許是,在房地產行業發生質變并進入制造業、以產品品質與服務說話的時候,職業經理人獲取土地與金融資源的能力都顯得不是那么重要了。

多年前,聯想的一次戰略調整導致了不少人離職,離職者曾發出過“聯想不是我的家“的感慨。其實不論老板說的再好聽,哪怕天天把“公司就是你的家”這種話掛在嘴上,但是公司終究還是老板的,你的存在就在于你對公司的價值而已。夫妻作為雙宿雙棲的同林鳥,在大難臨頭時都可以各自飛的,更何況職業經理人與老板呢?

所以,陽光城執行董事長兼總裁朱榮斌近日在巨虧之下大幅減持陽光城股票并離職,以其態度之決絕和職位之高,被業界驚呼為“機長跳傘”也就毫不為過了。

高管作為公司經營情況的知情人,離職行為如果不是榮退和奔著更好的發展機會的話,往往意味著與董事會或者實際控制人存在重大分歧,也可能是公司內部出現了重大危機。朱榮斌當年從碧桂園高調出走并加入陽光城,可能有職業發展理想以及與前后任老板之間的相互欣賞程度差異的原因。但是在加入陽光城之后朱榮斌大幅買入與增持陽光城的股票而非老板授予期權或者贈股的行為,已經表明了他自己主動與陽光城深度捆綁的決心與姿態。因此此番巨虧之下大幅減持“割肉”離職的決絕,同樣也表明了朱榮斌離職陽光城,不只是公司經營出現了重大危機,而是疊加了與實際控制人林騰蛟的重大分歧。也就是說,朱榮斌的離職時是上述兩種因素的疊加。

以朱榮斌在陽光城執行董事長與總裁的位置,被喻稱為“機長”也是恰如其分的。“機長”拋股跳傘,對于整架飛機正常飛行的影響不言而喻,因此朱榮斌的離職對于風雨飄搖之中的陽光城無論在資本市場的影響,還是品牌形象而言都毋庸多言。不過朱榮斌的“棄機跳傘”也并非發生于突然之間,2021年10月他作為執行董事長和總裁的權力已經在新一輪組織架構調整中被分給了原集團副總裁兼福建大區總裁徐國宏。也就是說,作為陽光城“機長”并主動將自己與陽光城深度捆綁的總裁朱榮斌,已經“賦閑”和被架空幾個月了,而這幾個月的時間發生了什么外人并不知道,只不過此次“棄機跳傘”再次引發了外界關注罷了。

陽光城這架飛機,好或者不好,也不論機長朱榮斌再怎么表忠心并將自己和飛機捆綁,但人家終究還是姓林的。你機長棄機跳傘,或者人家老板拋棄你,難受的是誰誰自然知道。陽光城現已處于半休克狀態,成功或者失敗那都是林老板自己的選擇以及選擇的結果而已,失去了一個前“機長”此時對于陽光城而言也不會再有更大的負面作用和影響,倒是朱機長這位打工皇帝打工幾年,付出感情還賠了大筆銀子。因此,企業和老板需要不需要你才是是第一位的,職業經理人的一廂情愿或者自作多情往往會自傷的。

過往的房地產行業依靠土地紅利和金融紅利并借助高杠桿和高周轉實現了快速發展,只要不是做得太差的企業都會實現高速發展,這是行業大勢推動和企業運營共同作用的結果,而非職業經理人的單一神功。因此無論是之前的陳凱,還是之后的朱榮斌,無非都是在此行業大勢之下以加杠桿的形式推動了高周轉模式支持的陽光城高速發展而已,而不變的林老板,心里最清楚他什么時候需要的是什么。

在土地紅利和金融紅利之下,能夠拿來更好條件的土地資源和金融資源是最重要的。而在行業發生質變并進入房地產制造業、以產品品質與服務說話的時候,職業經理人的前兩個作用與資源能力就顯得不是那么重要了。更何況據說泰康系還是在朱榮斌主導下引進陽光城的,而此次泰康系“割肉退出”陽光城之與林老板的撕破臉皮,朱榮斌的去留也就沒有什么懸念了。

這也就是2021年10月泰康系與陽光城攤牌之后,作為陽光城執行董事長和總裁的朱榮斌得以“賦閑”的時間節點所在。在江湖道義與老板需求之間,做人實際上是個很難的藝術,有時候被迫作出取舍也是不得已的事情。朱榮斌確實為陽光城的發展做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除了推動規模再上層樓以及財務優化之外,還引進了泰康系讓陽光城得以延緩了流動性壓力。但是需要自身業績保障的泰康系的進入是以業績對賭為條件的,這柄雙刃劍在遭遇“三道紅線”和市場急劇轉淡的壓力之下,反過來刺傷了陽光城和林老板,自然也傷及了朱榮斌與陽光城相伴終老的理想和他對陽光城的一往情深。

房地產市場的底層邏輯已然質變,房企的戰略目標、資源匹配與組織架構的重構則是必然的,而人員的變動只是這些眾多重構中的一個表象而已。至于人員重構是主動離開,還是被企業“優化”掉,只不過是個形式問題。

林騰蛟依然是那個林老板,雖然他的心情與狀態也許與之前大有不同,而陽光城已經不是之前的那個陽光城。

陽光城不是你的家,朱榮斌總,走好!(財富中文網)

作者柏文喜為財富中文網專欄作家,IPG中國區首席經濟學家

本內容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財富中文網立場。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編輯:劉蘭香

最新:
  • 熱讀文章
  • 熱門視頻
活動
掃碼打開財富Plus App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